中國江西網贛州頻道
集團報刊江西日報 信息日報 江南都市報 新法制報 大江網 新參考文摘 贛商雜志 都市家教 報刊精萃 地市頻道南昌 九江 景德鎮 萍鄉 新余 鷹潭 贛州 宜春 上饒 吉安 撫州
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江西網首頁  >  贛州頻道  >  贛州各地
南康:“七種模式”精心烹制村級集體經濟“三菜一湯”
2020-03-26 16:37:08    來源:中國江西網
編輯:王盛泉    作者:王宗連
字體:   | 贛州論壇 | 評論(
新聞熱線:18507970533
贛州新聞熱線:18507970533 網上曝料QQ:1342680324 站長:王盛泉(13803589582 )

  中國江西網訊 通訊員王宗連報道:近年來,南康區龍華鄉緊盯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這個強農業、美農村、富農民的重要舉措,積極破解發展難題,創新工作思路,“七種模式”精心烹制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的“三菜一湯”,為有效銜接鄉村振興奉上美味套餐。

  抱團經營農貿市場,燉好“開胃湯”。鼓勵村級抱團經營,18個村(居)各籌資10萬元入股,不足資金政府兜底,投資200多萬元對原圩鎮農貿市場升級改造,新建3400㎡農副產品交易大棚,成立市場物業管理機構統一經營,店鋪、攤位租金收益全部返還各村,完全讓利于村、讓利于民,各村第一年就得到資金回籠2.88萬元;同時,先進帶后進,經濟強村預借投入資金給經濟薄弱村,解決了經濟薄弱村資金不足難題。通過抱團經營,所有村居每年都可以獲得穩定、可持續的經營性收入。

  借助政策扶持,炒好“家常菜”。結合春耕生產獎補政策和推動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業經營主體帶貧減貧政策,17個村收回拋荒撂荒土地的經營權,要求免費流轉村集體,全鄉一盤棋,內部協調,分別建立100畝以上的糧食生產基地,同時通過土地流轉、基地務工、分包經營鏈接貧困戶,最大化爭取上級補助資金,最高補助可達1500元/畝,按100畝計算有15萬元,解決了村級自行耕種成本問題。生產基地糧食收益全部作為經營性收入為村集體所有;利用上級扶持項目資金50萬元,結合村級優勢資源參與公司管理。2019年,黃塘村流轉山地60畝,利用扶持資金參與建設甜柚種植基地,年固定收益5萬元。借鑒此模式,經濟基礎較好的新文村自籌50萬元承包正浩錫業員工食堂管理,年收益6萬元;“十三五”貧困村下村村有大面積的失管油茶林,面積約1200畝左右。結合當前“村集體經濟組織+油茶低改”政策,下村村委會以300元每畝流轉油茶林到村集體經營管理,基地通過鏈接一定數量貧困戶務工,按照政策上級每畝可補助1500元用于改造。油茶掛果收益可獲得獲得經營性收入。

  創新工作思路,探索“特色菜”。探索出“村級集體經濟+農機服務專業合作社”模式,由上蒙村牽頭負責,17個村委會各籌集資金3萬元入股,其中組織部項目扶持資金50萬元,總投入金額100余萬元,用于購置打田機、插秧機、收割機等共計21臺,注冊成立龍華鄉農機服務專業合作社,鄉農技站長任法人代表。日常管理由鄉農技站負責,合作社財務委托鄉村級財務中心代管。培訓農村剩余勞動力、貧困戶組建農機服務隊進行有償服務。通過有償服務,獲得投勞收益分紅。每臺打田機每天按完成20畝翻耕面積算,除去人工、柴油等成本,初步測算每天純收益可達1900元,購機成本當年可回籠,同時還有可觀的純利潤。

  倚靠優勢資源,配好“營養菜”。積極盤活閑置耕地資源,引進農業龍頭企業,在崇文村、赤江村、新文村、牛石村、中古村、上蒙村、臘樹村流轉土地4000余畝,發展大棚蔬菜、草皮種植、花卉苗木等特色農業產業;采取村民理事會“一事一議”的辦法收取村民衛生管理費,經常在家的農戶,每戶收取120元/年的衛生費,過年過節期間偶爾在家的農戶每戶收取60元/年的衛生費,家具廠等經營性企業,收取150元/月衛生費。收取的費用作為經營性收入全額返還所在村,用于衛生保潔、環境整治支出以及獎勵“門前三包”做得好的農戶,充分調動村民參與農村人居環境管護的自覺性、積極性和主動性。

訂江西手機報:電信、聯通用戶發短信JX到10626655,移動用戶發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相關新聞
網友留言
點擊排行

稿件請投:[email protected]

中國江西網贛州分站新聞熱線

主編:王盛泉 13803589582
手機:18507970533

熱忱歡迎廣大網友提供新聞線索!

微信爆料:13803589582

中國江西網贛州分站【聯系方式

色久久久综合88一本道,一本道手机无码在线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