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江西網贛州頻道
集團報刊江西日報 信息日報 江南都市報 新法制報 大江網 新參考文摘 贛商雜志 都市家教 報刊精萃 地市頻道南昌 九江 景德鎮 萍鄉 新余 鷹潭 贛州 宜春 上饒 吉安 撫州
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江西網首頁  >  贛州頻道  >  贛州各地
“土電商”發力 百萬斤滯銷南瓜賣光
會昌扶持互聯網創業助力扶貧
2020-03-27 10:42:49    來源:江西日報
編輯:王盛泉    作者:朱華
字體:   | 贛州論壇 | 評論(
新聞熱線:18507970533
贛州新聞熱線:18507970533 網上曝料QQ:1342680324 站長:王盛泉(13803589582 )

  本報記者朱華

  “我們在幾個電商平臺同時促銷,農戶滯銷的貝貝南瓜已經全部賣光了!”3月25日,在會昌縣創業創新中心,吳慰躍欣喜地告訴記者。

  會昌縣是贛南地區的蔬菜、水果大縣,近年來先后打造出臍橙、橘柚、貝貝南瓜、紅薯干等特色農產品,農產品電商隨之悄然興起。該縣把扶持電商創業作為縣域經濟增長和精準扶貧工作的突破口,通過免費培訓、創業孵化等一條龍服務,打造了一批專業銷售農產品的“土電商”,在市場上各顯神通,農產品銷售之路愈發暢通,走出了一條消費扶貧的新路。

  貝貝南瓜是會昌縣近年推廣的特色扶貧種植項目,種植面積已達1萬畝,帶動當地貧困戶2200戶,農戶年畝均純收益約為8000元。這種小南瓜口感獨特,營養價值高,在大城市每斤售價高達30元。疫情期間,由于物流不暢,貝貝南瓜銷售受到較大影響,農戶上百萬斤瓜果滯銷。相關部門擔心,如果這批南瓜爛掉在農戶手中,當年的收益將受到較大影響,很可能會影響繼續種植的積極性。在這種情況下,吳慰躍等多家本土電商主動提出,愿意承擔南瓜的銷售任務。

  據了解,僅吳慰躍的“寶豐果園”,就收購了約80萬斤貝貝南瓜。他通過多個平臺同步推廣,先以5斤19.9元的促銷價,很快打開了市場,半個多月就銷售一空。南瓜賣得太快讓吳慰躍頗有些苦惱,為了保證網店銷售的連續性,他又盯上了當地另一種土特產——紅薯干。會昌縣曉龍鄉的紅薯干在遠近頗有名氣,同樣因為疫情滯銷,電商繼續幫扶。

  “我也是貧困戶出身,靠著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幫助才有了今天的發展,所以幫扶貧困戶是我應該做的。”吳慰躍坦言,這批南瓜看起來量大,但是因為售價低,收益很有限。不過,在幫助貧困戶增收的同時,他收獲了一大批新客戶,同時也發現了市場對這種新產品的認可,今后他計劃將把貝貝南瓜作為自己網店的拳頭產品。

  吳慰躍表示,2014年,會昌縣啟動電商扶貧工作,他多次參與當地政府舉辦的電商知識培訓,慢慢懂得了怎么選產品、做營銷。后來,他成立了公司,注冊了商標,開始了電商創業之路。2017年,他公司臍橙的銷量達到80萬斤,銷售額達到400萬元以上。

  在會昌,還有很多像吳慰躍一樣的青年農民,通過培訓走上了電商創業路,幫助自己和鄉親擺脫了貧困。來自周田鎮的貧困戶汪春明,自幼身體殘疾,以前在廣東一家玩具廠打工,月收入不到兩千元。2017年,他回到家鄉參加了免費的扶貧電商培訓,隨后在當地專業電商培訓機構——江西村村通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村村通)的支持下,“零成本”開辦了一家名為佰草鐘醫的網店,主要經營化妝品。“不用管進貨,沒有成本壓力,一心做好客戶服務就行了。”如今,汪春明月收入可達到4000元左右。

  村村通負責人介紹,該公司提供從美工設計、店鋪運營到客服服務在內的一條龍電子商務培訓,零基礎的青年農民3個月后便能上手進行電子商務實操。目前,該公司已接納42個貧困戶成為代理電商。

  村村通是會昌創業創新中心的一家孵化機構。這家縣級雙創中心目前入駐36家企業,大多以農業產業的電商企業為主。最近,該中心還辦起了電商直播培訓班,幫助更多貧困戶實現致富愿望。

  據統計,去年,會昌縣先后完成電商培訓550人次,帶動1.2萬人從事電商創業和2700戶貧困戶加入電商產業鏈,全年電商交易額突破25億元,其中農特產品網銷過5億元,連年增幅在30%以上,通過產業鏈帶動貧困戶增收成效明顯。

訂江西手機報:電信、聯通用戶發短信JX到10626655,移動用戶發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相關新聞
網友留言
點擊排行

稿件請投:[email protected]

中國江西網贛州分站新聞熱線

主編:王盛泉 13803589582
手機:18507970533

熱忱歡迎廣大網友提供新聞線索!

微信爆料:13803589582

中國江西網贛州分站【聯系方式

色久久久综合88一本道,一本道手机无码在线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